短篇小说 · 孙悟空

 

从前,有一个姑娘,披一身绫罗,紫色的纱巾,红色的盖头,仙界的七彩流风拂过,显出姑娘明眸皓齿,眉心朱砂。

姑娘是个新娘,唯独不符合她身份的,便是她手里三尺青锋,紫芒缥缈。

那紫气东来,像是窃取了玉帝的气运,像是抢下了西天的晚霞,像是姑娘心中冉冉升起的火焰。

天庭的风吹得大,姑娘说,我要去凌霄宝殿,去看我的相公。

姑娘叫做紫霞,这本该是她大喜的日子。

紫霞还记得,很久以前,刚刚在蟠桃园撞见孙悟空的时候,是园里的小红被巨灵神欺负,紫霞的流苏剑跟孙猴子的金箍棒同时挥出,巨灵神被砸进了三千银河里。

那一晚,紫霞跟孙猴子喝了一夜的酒,谈天边晚霞,谈花果山水廉洞,谈斜月三星,谈玉帝王母,谈愤世嫉俗,谈侠骨柔情,也谈知乎 1024。

后来巨灵神找上门来,一群人喝骂猴子劣性难改,紫霞拦在猴子身前,把剑一指说不关他的事,有种冲老娘来。

猴子哈哈大笑,把棍子一横,跟众神说,有胆子的,打架俺老孙还没怕过!

众神便怂了,紫霞咧开嘴,挥舞着流苏剑说,你们告诉王母娘娘,我找到那个如意郎君了,我要嫁他!

众神傻眼了,紫霞仙子一贯受王母疼爱,自小无法无天,还好打抱不平,多少天庭神仙都被揍得不敢怒也不敢言。

但这一次,王母也不会再宠她了。

玉帝跟王母密谈了一夜,玉帝扶着额头说这小没良心的,女大果然不中留。

王母说,这事儿,就得斩草除根,猴子留着还是祸患。

第二天,猴子光明正大的偷摘桃子,笑嘻嘻递给紫霞,紫霞吃了一口,就昏迷不醒。

猴子懵逼了,他只会砍人,不会救人。

他把紫霞送到王母面前,王母一脸高冷,声音像从云端飘下来,她说,紫霞违背天条,跟你私定终身,命中当有此劫,躲不得。

猴子咬咬牙,噗通一声跪下来,说我知道你能救她。

王母忍着大笑的冲动,强装淡定,冷冷说,孙猴子,救不了了,你若一直安心在天庭为官,我还能许她转世轮回,否则魂飞湮灭,神仙都……

神仙你妈逼。

猴子扯下官帽,伸手,是斜月三星一壶酒,是天边晚霞一色紫,金箍棒持在手中,双目通红。

你等着,老子会回来的。

孙猴子轻轻放下紫霞,扭头就下了天界,王母呆坐在神座上,不明白孙猴子要干嘛。

分分钟后,外边传来骚乱,讲那花果山上,有人,不,有猴自称齐天大圣,扯了棋子竖了大棒,带着十万妖众杀乱星辰,冲散银河,打到了南天门前。

王母声音颤抖,说怎么他娘的这么快?

那人说,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啊!

说话间,一只猴子变了金箍棒为西瓜刀,拿着柄西瓜刀,从南天门砍到了凌霄宝殿,duang 得一声,把刀嵌在天柱上。

猴子的目光似火,嘴角扯出狰狞的笑,他问,王母,你救还是不救?

王母不敢看他的笑,忙说能救,能救,还能给你们成个亲。

孙猴子哈哈大笑,背后的天庭的万里流火,神魔厮杀。

后来经杨戬推测,玉帝请来了如来佛祖,如来只扫了一眼旧日战场,便断言孙悟空还未学会神州陆沉,拆天陷地的绝技,不足为惧。

玉帝跟杨戬面面相觑,都问,若是猴子会了,又当如何?

如来双手合十,说阿弥陀佛,那就玩脱了,完蛋啦,什么仙佛都挂啦。

成亲的那天,玉帝跟王母慈眉善目,说猴子你只要给我们一点面子,大家都是成年人,以前什么事就一笔揭过,你说好不好?

猴子想了想,又咧嘴一笑,吓得王母啪叽摔到了地上。

猴子说,我也怕麻烦,不会给你们再添乱的,完事我就跟紫霞回花果山。

可是…… 终究还是出事了。

当猴子看到天蓬和嫦娥被拆散,打起架来惺惺相惜的汉子,竟要被扔进畜生道,猴子还是忍不住跳起来大骂。

玉帝脸色越来越难看,猴子不管,相好的众神劝阻,猴子不管,径直要去救。

一声冷哼,从玉帝口中发出,凌霄殿内的气氛冷了下来。

那个曾被猴子救过的蟠桃园仙女,一个哆嗦,抽出仙器发簪,鬼使神差的捅向了猴子。

伤,是伤不了猴子的,不过猴子狐疑地看着她,终究停了一下。

猴子这一停,早等了多时的仙家,驾着五彩斑斓的仙芒,噼里啪啦落在他的身上,一旁,还不忘扔天蓬下界。

天蓬愣愣的看着猴子,陡然大笑起来,笑出了泪来,回荡着整个畜生道。

孙猴子大闹天宫的消息传得飞快,本还在描眉的紫霞,扔掉眉笔,叹了口气,谁也没有抱怨,提了剑,起了气,驾云便扑向凌霄宝殿。

等到紫霞终于赶到的时候,孙悟空已被上了锁链,带了铁罩,发光的通红的双眼,和仍旧咧开便满是白牙的嘴,还能冲着紫霞笑。

紫霞捂着嘴,哭着蹲了下去。

猴子说,你别哭啊,如来那老头跟玉帝商量好了,说要我去西天取个经就完事了,到时候我还能回来娶你。

紫霞哭的更大声了,说你怎么这样傻,如来早想对付你了,你干嘛还要替天蓬说话。

猴子嘿嘿笑着,说没办法啊,我要是不傻,也不会有机会认识你,也不会让你瞎了眼看上我,好歹,也就这点傻让你喜欢,我可不能变。

紫霞哭了很久,擦了擦泪,说相公,我替你报仇。

猴子说卧槽,你特么在逗我啊,都说了取完经就完事,别整这些有的没的。

紫霞说我不管,我就要替你报仇,那柄流苏剑一去不回头,砍翻了老君的八卦炉,砍倒了雷公和电母,劈碎了猴子的锁链和面罩,终于被二郎神一枪刺破,流苏剑飞坠九天之下。

猴子一双火红的眼睛再度亮起,戟指二郎神,破口大骂,你要是再敢打我老婆,老孙敢跟你玩命!

那一刻,猴子气势暴涨,垂危的他好像又有了与仙佛一战的本事。

灵山的如来一声低喝,不好,猴子要出那最后一招了!

观音微微一笑,摇头说,猴子不会的,猴子现在什么都有,拿什么出招?他这一辈子恐怕都学不会那一招。

天庭里,二郎神骂骂咧咧,回头看着,发现玉帝就咳两声,竟也不管。

猴子低下头,拦住紫霞,轻抚着她的头发,毛茸茸、火焦火焦的手轻戳那点朱砂痣。

“你等我,很快。”

“我等你。”

西天取经,一去十四年,天上不过十四天。

猴子心想,也就半个月的工夫,能变得了什么呢?

他没有想到,凡间曾经称兄道弟的妖怪,都掏了刀子要砍他,有的是为了天庭和西天的功名富贵长生安稳,有的是为了他当年一怒上天庭,却不给弟兄们擦屁股。

有时候见老猪仰望星空看月亮,猴子会对他说,当年冲散你的银河,是我不对。

老猪说你现在说有个屁用,知不知道我捡星星给嫦娥捡了多久,滚过去看你的晚霞去吧。

猴子就很开心,眼睛已经不再红了,从他的兄弟那里,他发现原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原来很多事情自己早已辜负,热泪盈眶,红眼出棒的年纪已经过去了。

但至少,嘴角还能勾起一抹笑。

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过下来,猴子相信自己定能撑过十四年,风风光光迎娶紫霞。

他万万想不到,会有一天,自己突然忘了紫霞。

那是在西行的路上,他总是在想,只要取到了经,只要到了西天,就什么都好了。一个魔鬼凭空出现,他告诉孙悟空,只要签订了契约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在乎,去西天取经,便会再快不过。

看破红尘,无坚不摧,那是最强大的你。

孙悟空一脸茫然,不知道这个决定做是不做,他带着魔鬼去找师父,魔鬼一棍子敲死了师父。

他说,你看,其实金蝉子都可以死,除了西天大道是真的,其余都可以是假的,你那些曾经过往的兄弟你应当知道,你那些曾经狂傲不羁,与天同齐的愿景也应当知道,眼下除了西天,都是假的。

孙猴子脸上越发狰狞,一把扯了魔鬼,走到阎罗殿,走到东海,走到南海,走到灵山之上。

“这个,却是六耳猕猴。”

孙悟空哦了声,原来魔鬼也是有名字的,这时候,佛祖看着他,告诉他,你是孙悟空,打破冥顽须悟空,你懂了么?

孙悟空茫然的点了点头,魔鬼被变成了一只猴子,咧开嘴狰狞的笑,好像还在嘲讽世间一切尽虚空。

看着那笑容,孙悟空觉得很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。

他回去的时候,师徒四人出奇的沉默,当天的晚霞,紫意昭昭,像水袖甩开,覆了半壁苍穹,一闪而过。

老猪的眼角有泪水,他看着孙悟空说,大师兄,有人替你报仇了。

孙悟空皱眉说,讲什么乱七八糟的,快走!

迷之沉默,一行人慢慢向前,孙悟空回头望着天边永远消失的紫意,不懂自己为何突然痛了一下。

那一天,如来跟玉帝哈哈大笑着,喝酒直到天亮,种下的心蛊已经发芽,孙猴子已经死了。

后面的路程走得很快,到了西天,金蝉子不知所踪,老猪天天擦着坛子,沙僧成天赤裸上身四处约炮。

孙悟空被封了个独一无二的佛号,唤作斗战胜,头顶的紧箍去了,脖子上挂了念珠,四处望着,无悲无喜。

有时候,他也会下意识看着晚霞,似乎缺了些什么。

孙悟空又开始迷茫,一开始,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来西天取经,好像十四年只是很少的时日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他永远不会知道,六耳猕猴出现的时候,并不是十四年取经路上的某一天,而是金蝉子十世取经路的每一次。

什么意思呢,便是他被关在五指山下,不是单纯过了五百年,而是不断轮回取经路,自己跟六耳猕猴交替死亡,死了十几世,等出了五指山幻境,带上禁箍的那一刻,已被下了心障,只记得西天路,忘了前尘。

五百年五指山下,一千四百年取经轮回。

山河改,乾坤翻覆,孙悟空呆呆的走在天地四方,跟二郎神称兄道弟,冲玉帝王母赔笑敬酒,唯独说起旧事,没一人敢对他开口。

他只能挂着佛珠,走出这个世界,走出不属于他的西天,不属于他的天庭,不属于他的花果山,不属于他的西行路。

他又走了五百年,听闻凡间武林趣事繁多,有一柄剑号称紫气东来,得之可得天下。

无悲无喜的斗战胜佛,过去瞥了一眼,那把剑正被人一袖子卷住,仙气挥洒,屠戮无数江湖中人。

那人冲孙悟空笑了笑,正是镇元子,打了个招呼说仙剑流落凡间,这就收回去。

孙悟空淡淡的看着一地死人,漠然点头。

这时候,一个声音凭空炸响,磊落千钧,好似一柄厚重大刀破铅云,从九重天砸落下来。

“两千年过去了,不肯忘的人可还没死光!”

老猪拿着九齿钉耙,像当年在畜生道时一样,大笑大哭,出手就是生死杀招。

镇元子脸色大变,长袖一挥,便要斥退净坛。

老猪不管镇元子的袖子,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此人,拼了一身伤痕,硬是要戳破那一袖乾坤,露出那一柄流苏紫剑。

孙悟空仍旧不悲不喜的站着,好像早已僵硬了千百年,什么都见得多了,什么也都懒得改变了。

猪八戒却还在大喝,大喊着紫霞的名字,大喊着曾经有个女人要对抗天条跟你孙猴子成亲,那天她批了红色的嫁衣,紫纱披肩,眉心一点朱砂痣,是我老猪这辈子除了嫦娥,见过最好看的女子!

镇元子暴怒大骂,你这死猪不要命了么,你不要命,难道也不要嫦娥命了!

那头猪哈哈大笑,说我已经憋了两千年,是嫦娥告诉我,有些事哪怕过了一万年,也朝夕不敢忘!

猪八戒兴冲冲的看过去,想象着那猴子暴起挥棒,双目通红,却愕然发现,猴子还是孙悟空,僵硬杵在那,目光呆滞。

就这一刻的工夫,西天和天庭的人都到了,猪八戒再次被按倒,连畜生道的机会都不再给他。

镇元子擦了擦头上的汗,挪到孙悟空身边,尴尬笑道:“斗战胜佛,那头猪发疯了,他说的话,你可别信。”

孙悟空点点头,看着猪八戒和嫦娥被押到一起,仍相互温柔的笑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了他们两人。

“老猪,你讲的那个故事里,女孩后来怎么样了?”

孙悟空突然说话了,声音仍冷得像冰一样,僵硬,枯槁。

沙僧神色变了,只有他才知道,孙悟空成佛之后,喊二师兄从来都喊净坛。

猪八戒眼睛一亮,旋即暗下去,无数人来堵他的嘴,扯他的舌,鲜血淋漓中,另一个声音清清冷冷,随随便便传了出来。

“你死的那天,紫霞挥着紫纱,拿天边的紫霞做武器,一路杀到了凌霄殿,临死前还念着你的名字,说你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的大圣,她的相公。”

嫦娥的目光如月,跨越两千年的时光,落在石猴身上。

一时间,天地都静了下来。

孙悟空抬头看着天空,一句话都没说,有一股让人悲伤的气息散播开来。

玉帝跟如来在嚼舌头,说没事,他连金箍棒都没了。

猴子听见了,他心想没错啊,就是这样。

师父不见了,紧箍也没了,西天走完了,棍子都丢了,连自己还忘了。

没有前尘,没有过往,也没有…… 紫霞。

猴子嗤嗤笑了起来,笑得天边云动,脖子上佛珠飞起,猴子顺手一划,镇元子的衣袖便破了,漏出一柄单薄紫气的剑。

从前,有一个姑娘,披一身绫罗,紫色的纱巾,红色的盖头,仙界的七彩流风拂过,显出姑娘明眸皓齿,眉心朱砂。

她手里三尺青锋,紫芒缥缈。那紫气东来,像是窃取了玉帝的气运,像是抢下了西天的晚霞,像是姑娘心中冉冉升起的火焰。

天庭的风吹得大,姑娘说,我要去凌霄宝殿,去看我的相公。

猴子想起来了,猴子却已经没有力气大哭或者大笑,他看见剑是紫色的,佛珠是金色的,原来猴子的泪,也是咸咸的,好像紫金混杂。

“你们,来吧。”

猴子还叹了口气,这话说得就一点都不霸气了。

可漫天神佛不这么想,玉帝如来不这么想,观音更是一声大叫,完蛋了!

只有老猪和嫦娥,才透过那些光芒,看见了猴子的泪,听见了猴子的那声叹息。

听闻,那一天苍穹塌陷,地裂山崩,江河倒流,四海枯干。

后一日,天地复原,只在夕阳的影子下面,多了一方墓碑,和一个带佛珠,持紫剑的猴子。

猴子不悲不喜,碑前紫罗兰开。

完。

发布者

胡中元

《中原驿站》站长

《短篇小说 · 孙悟空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